茶葉文化 - 茶葉文化 - 何為斗茶
何為斗茶
添加時間:2013-3-22 15:19:57 茶葉文化 來源:admin

斗茶,也叫茗戰,是古人對茶葉鑒別的方法,用現代話說就是品茶比賽,發展到今天就是茶葉產區的“茶王賽”。斗茶是古人用來評比茶葉品質優劣的一個專用名詞。斗茶之風起源于出產貢茶聞名于世的建州茶鄉。武夷山每年春季,新茶制成后,當地茶農、茶客以及官焙的官員,開展比賽新茶優良次劣和評選官茶的一項茶文化活動。斗茶,又稱點茶、點試,即通過烹點品嘗茶葉比賽茶的質量和烹茶技藝。斗茶有比技巧、斗輸贏的特點,富有趣味性的挑戰性。一場斗茶比賽的勝負,猶如今天一場球賽的勝敗一樣,為官員、茶農、茶主們所關注。
      宋代的斗茶風風火火,上至帝王將相,達官顯宦,文人墨客,僧道羽士;下至市井細民,販夫走卒,浮浪吾兒,都熱衷于斗茶。尢其是文人雅士,更是樂此不疲,連那位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的范仲淹,也寫下了熱情洋溢膾炙人口的《和章岷從事斗茶歌》:
年年春自東南來,建溪先暖冰微開。溪邊奇茗冠天下,武夷先人從古栽。
新雷昨夜發何處,家家嬉笑穿云去,露芽錯落一番榮,綴玉含珠散嘉樹。
終朝采掇未盈襜,唯求精粹不敢貪。研膏焙乳有雅制,方中圭兮圓中蟾。
北苑將期獻天子,林下雄豪先斗美。鼎磨云外首山銅,瓶攜江上中泠水。
黃金碾畔綠塵飛,碧玉甌中翠濤起。斗茶味兮輕醒醐,斗茶香兮薄蘭芷。
其間品第胡能欺,十目視而十手指。勝若登仙不可攀,輸同降將無窮恥。
吁嗟天產石上英,論功不愧階前蓂。眾人之濁我可清,千日之醉我可醒。
屈原試與招魂魄,劉伶卻得聞雷霆。盧仝敢不歌。陸羽須作經。
森然萬象中,焉知無茶星。商山丈人休茹苙,首陽先生休采薇。
長安酒價減百萬,咸都藥市無光輝,不如仙山一啜好,泠然便欲乘風飛。
君莫羨,花間女郎只斗草,贏得珠璣滿斗歸。


     此詩寫得生動形象,大氣磅礴,揮灑自如,膾炙人口,儼然一幅武夷斗茶的場面寫照。生動形象地反映了宋代斗茶情況,描述了斗茶的原因還以夸張的手法,大量運用典故,淋漓盡致地贊美了參加斗茶的品質和其神奇功效。
  詩中可以看出,宋朝人斗茶已經到了狂熱地步,范仲淹對此也是贊不絕口,嘉許有余。然宋代朝野上下,沉湎于此,則頗有玩物喪志的感覺。后來,北宋詩人晁沖之站了出來,寫詩批判說:“爭先斗試夸擊拂,風俗移人可深痛”,深為痛心疾首。可是,就這位晁大人,也是欲罷不得。詩歌接著寫道:“老夫病渴手自煎,嗜好悠悠亦從眾。”(《陸之均宰寄日注茶》)
    此《斗茶歌》為斗茶而寫,是宋代斗茶之風產物。一般學者認為;北宋前期士人斗茶,承唐五代之習,以綠為貴。一斗茶味,二斗茶香。直到北宋后期,宋微宗以白茶為茶瑞,宋人方以白茶為貴。然而劉斧《青瑣高議》記載:范文正《斗茶歌》為天下傳頌,蔡君謨暇月與希文聚話。君謨謂公曰:“公《斗茶歌》膾炙士人之口久矣,有少意未完。蓋公方氣豪俊,失于思慮耳。”希文曰:“何以言之?”君謨曰:“公之句云:黃金碾畔綠塵氣,紫玉甌心翠濤起。今茶之絕品,其色甚白,翠綠乃茶之下者耳。”希文笑謝曰:“君羨知茶者也,此中吾詩病也,君意如何?”君謨曰:“欲革公詩之二字,非敢有加焉?”公曰:“革何字?”君謨曰:“綠、翠二字也”。公曰:“可去”!曰:“黃金碾畔玉塵飛,紫玉甌心素濤起”希文喜曰:“善哉!”又見君謨精于茶,希文服于之議。
    蔡君謨與范希文所論,則北宋前期品茶已崇尚白茶。所謂“今茶之絕品,其色甚白,翠綠乃茶之下者耳”。然而,流傳下來之詩仍是“綠塵飛”、“翠濤起”,好在現今已不再生產團茶,不然,不免要殆誤后人。宋微宗白茶為茶瑞,只是使宋人斗茶“尚白”之習宗法化而已。“眾人之濁我可清,千日之醉我可醒”之句,正是千古茶人遺世獨立,嚴以自律,追求理想完美人格之美的自我宣言。


 

上一條:武夷巖茶的命名
下一條:武夷山大紅袍傳說
 


欧美人妖
全國加盟服務熱線:400-8871-829 返回首頁 | 企業簡介 | 新聞中心 | 產品展示 | 茶葉文化 | 武夷風貌 | 招商加盟 | 客服中心

聯系電話:0599-5280799  傳真:0599-5280699 服務時間:上午8:00-11:30 下午14:00-17:00

© 2012 武夷山市綠洲茶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山爾堂:山奇水秀含醇韻 爾雅茶香敬友人  備案號:閩ICP備12005849號-1